许世友嗜酒如命,病重时医生不让喝酒,邓德金却专门给他开茅台

时间:2022-08-20 15:05:16 | 浏览:11499

图|周恩来当晚,许世友高兴地去赴宴,周总理早早就等候在门口,迎接老友到来,他拉住许世友的手:“许司令,今天咱们是小范围宴请,尽可随便。””晚年的许世友还是好喝酒,一直喝酒难免会影响身体,所以不止周总理替他担心,毛主席也十分忧心他的身体,1973年空军党委四届五次会议后,毛主席专门交代李德生,让他跑南京一趟,目的就是为了劝许世友少喝酒。

“我只有喝多过,没有喝醉过。”

此话出自开国上将许世友之口。

据悉,许世友将军一生喝过的酒,如果用解放牌卡车装载,最低能拖三四车,庆功要喝酒,交友要喝酒,告别要喝酒,人们称其为“酒神将军”。

他对酒可谓是“嗜酒如命”,即使卧于病榻,也放不下酒,这可让医护人员为难极了......

图|许世友将军

“酒神将军”

许世友爱喝酒,早在红军时期就已经名冠全军。一般首长都会配有挑夫,帮忙挑领导人的东西,像毛主席的挑夫挑的几乎都是书籍,而许世友的挑夫就不一样了,担子两头挑的常常都是酒。

他身边的通信员身上也常常背着酒壶,专门给他备好酒,以保证许世友想喝的时候就能喝到。战时部队不允许喝酒,唯独他“喝酒”经过特批,可以公开喝。

不过他一般都是打了胜仗,才喝酒,他在战斗过程中,一定会克制住酒瘾,1933年,时任红四方面军第九军副军长的许世友奉命率军进攻四川仪陇、营山等地,几个月的时间,他滴酒未进。

身边的通信员酒壶里背满了酒,但许世友就是忍住不喝,他说:

“作战需要勇气,更需要清醒。人在临战前心理活动是很反常的,饮酒容易失去最宝贵的清醒,结果是一并失去胜利与生存的机会,所以,我战前战中不喝酒。”

他虽爱喝酒,但心中有数,不会因为喝酒耽误作战,领导人当然也能放下心来让他喝,所以他不止是“酒神”,更是“酒神将军”。

图|许世友

革命胜利后,许世友的酒量更是出了名,他的很多部下也成了“英雄海量”。抗美援朝中,许世友率领的兵团在喝酒上打遍天下无敌手,被大家笑称为“酒兵团”。

到后来,许世友直接将喝酒视为看人豪爽不豪爽的标志之一,他在桌子上放一个大空碗,然后叫大家一同喝酒,他会专门安排一名卫士监酒,谁滴酒,谁就罚一碗,一般和许世友喝的人常常都要被罚酒。

事情传到周恩来总理的耳中,周总理决定用许世友喜欢的喝酒方式,来一番“批评”......

周恩来赌酒

趁着许世友到北京时,周恩来邀请他:“许司令哪,晚上没事我请你喝酒。”

一听到喝酒这两个字,许世友双眼放光,尤其是和周总理喝酒,他激动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顿了半天后嘴里冒出一句:“下次我想法给总理打只豹子。”

图|周恩来

当晚,许世友高兴地去赴宴,周总理早早就等候在门口,迎接老友到来,他拉住许世友的手:“许司令,今天咱们是小范围宴请,尽可随便。”

周总理说的“小范围”是什么呢?就是只有他和许世友二人,加上上菜的服务员是三个人,四盘菜上桌后,周恩来吩咐服务员:“上茅台。”

因为许世友最爱喝茅台。

周总理笑着说:“听说南京有四大喝,哪几个呀?”

“王平,江渭清,聂凤智,和我。”许世友答话时,表情中流露着几分得意。他告诉周总理,无论是在南京,还是在山东,他“打遍无敌手”,他骄傲表示:“总理你别不信,喝酒我从来没有遇过对手。”

图|许世友

周总理就说要与他比酒,起先许世友不愿意,直言:“我怎么能和总理赌酒,总理不信,另外找个能喝的来。”

周总理一句“喝酒不论官大小在,只论酒量大小。”向来性格直率的许世友直接被激起斗志,周总理要给他斟酒,他径直拿过酒瓶:“这瓶是我的了,总理你自便。”

他已经不满足用杯子喝酒了,周总理注视着许世友,微微一笑,转头告诉服务员:“怎么办?那再给我拿一瓶吧。”

在许世友眼中,饭菜好似不存在一样,他站起身来,连干三杯,周总理则淡然自若地坐在一旁,一边吃着花生米,一边慢慢饮酒,斟一杯饮一杯,言语中,又聊着往事,或是询问部队的情况。

等一瓶酒快喝完时,许世友说“总理,干了”,然后一饮而下,紧接着将酒瓶子垂直向下,晃了晃,证明自己一瓶酒已经饮毕,眼前只剩下摆在桌上的空瓶、空杯。

他注视着周总理,周总理说了一句“哦,我落后了。”随即拿起自己的酒瓶,倒酒在杯子里,周总理的酒瓶里也就只剩下一点了,倒出来只有少半杯。

许世友的脸上写满惊讶,他没想到,周总理这么不显山不露水地就喝完了一瓶,这让他斗志愈发上扬。

图|周恩来总理

许世友叫服务员再拿来茅台,他和周总理还是和之前一样,许世友一通豪饮,周总理慢斟慢饮,等第二瓶喝完,许世友已经有些醉意了,他的目光开始茫然。

可他还惦记着“赌酒”的事情呢,又叫人来开第三瓶,许世友坐在椅子上,开始往下滑,周总理动手开酒瓶,给他斟满酒,然后劝他:

“许司令,快站起来,当兵的,活着干,死了算,砍掉脑袋不过碗大个疤。英雄喝酒,狗熊喝水,我请你喝酒你练面子都不给?太不仗义了吧......”

周总理深谙其道,说完这段话就干掉杯中的酒,换作平时,这都是许世友劝酒的话,如今他只能就着醉意,对周总理说:“我输了!”

图|许世友

事实上,周总理也是一个喝酒的好手,周总理搀扶着许世友,许世友虽站立不稳,脑子倒很清醒:“总理,我许世友服了,以后我听总理的。”

周总理这才与语重心长地告诉他,人的酒量有大有小,喝酒不能强人所难,最好不要再在桌子上放个空碗,监督别人喝酒了,许世友是个坦率的人,一语应下:“好,我听总理的。”

以后,许世友几乎不这样邀人喝酒了,不过他自己还是戒不掉这个酒瘾,每逢热闹,或者有朋友来,他还是会习惯性地举杯共饮。

周总理时常担心他,特意叮嘱许世友的孩子们,让他们监督劝说父亲,喝酒最好不要超过6杯,不过许世友就是改不掉,总是会一边举杯,一边解释:“总理叫我自己喝不要超过6杯,今天是大家一起喝,就多喝两杯......”

晚年的许世友还是好喝酒,一直喝酒难免会影响身体,所以不止周总理替他担心,毛主席也十分忧心他的身体,1973年空军党委四届五次会议后,毛主席专门交代李德生,让他跑南京一趟,目的就是为了劝许世友少喝酒。

图|李德生与华国锋

李德生劝酒

李德生和许世友原本就是旧时,两人都是贫苦的农家子弟出身,自幼受苦,后来走上革命道路,打仗勇猛,靠着以命相搏的勇气拼来赫赫战功,建国后,李德生是沈阳军区司令员,许世友任南京军区司令员,二人在不同的岗位上搞建设。

李德生接受毛主席的命令后,立刻启程前往南京,5月6日上午,李德生乘坐空军伊尔-24专机从北京直飞南京,许世友提前得知他来的消息,特意安排李德生到距离自己家最近的中山门小招待所。

李德生中午到南京后,许世友立即到招待所去看他,老友相见,分外亲切,李德生刚一见他,就表达了毛主席的关怀与问候,许世友喜笑颜开,拍着李德生肩膀,招呼他出门:“走,走,吃饭。”

小餐厅里,桌子上已经摆好饭菜,还有两瓶许世友最喜欢的茅台酒。许世友招呼着李德生落座。

图|李德生、许世友等人合影

李德生酒量不大,但深知许世友爱饮酒,于是毫不犹豫,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他的豪爽实在叫许世友高兴,直接连饮三杯。

不过许世友也清楚,李德生酒量不好,所以他没有劝酒,待酒过三巡,李德生才开始聊起主题:“你知道毛主席为什么派我来吗?”

“你说,你说。”因为喝酒而兴致大好的许世友笑着说道。

李德生端起眼前的酒杯,情真意切:“就是为了这个,主席是专门要我来劝你的,希望你以后少喝酒。”李德生言辞尤为恳切:“这样吧,从今天开始,少喝一点吧,现在我喝多少,你喝多少,喝完了,咱们就吃饭。”

李德生特意强调,毛主席担心他喝酒伤身,希望他少喝闷酒,“劝酒”正是他此行来目的。

对此,许世友的回应是:“你回去报告主席,我许世友感谢他老人家的关心,我以后注意,少喝酒。”

图|毛主席与许世友

李德生与许世友这对老战友,在融洽和谐的氛围中结束了这段饭,而李德生也顺利完成了“劝酒”的任务,正如许世友所言,饮酒多年,他心中有数,断然不会饮酒而误事。

在南京仅仅停留一天,李德生就启程返京,向毛主席单独汇报南京之行的情况,又继续参加在京的会议。

这位“酒神”将军的身体健康实在深受大家的关心,但在他的生命里,“戒酒”是太难做到的事,即使在病重之时,他也不忘那缕酒香......

图|毛主席与许世友

许世友病重时放不下酒

1985年秋,已经79岁的许世友突然觉得自己腹部胀痛,经过专家确诊,他得的是肝硬化转肝癌,而对肝癌患者来说,最忌讳的就是喝酒。

医护人员叮嘱,“喝酒几乎等于吃毒药,因为他的肝脏已经无力化解酒精”,家人和身边工作人员开始监督他,让他断酒。

许世友受不了,实在想喝酒,就发挥他那豪爽的性子,大吼:“谁敢管我喝酒,我只要活一天就要喝。”

趁着警卫员不注意,许世友就把放在角落的茅台酒拿出来,咕噜咕噜大喝几口。警卫员发现后,他就像个孩子模样“哀求”:“孩儿啊,让我喝一点吧,我喝一杯少一杯了。”

警卫员也心疼眼前这个如孩童般的将军,但为了许世友将军的健康,警卫员每次发现,都会坚定从许世友手里拿过酒瓶,强制不让他饮酒。

许世友躺在病床上,疼痛几乎日日夜夜地围绕着他,他常说“酒香治百病”,实在痛到不能忍受时,家人心疼他,就拿来他最爱的茅台酒,用筷子蘸一蘸,朝他口中滴进两三滴,许世友的的疼痛就会缓解一点点。

医护人员也学会了这个妙招,当止疼药没用时,就用棉球或者纱布蘸上茅台酒,给他止痛,大家惊讶于这个办法的神奇,纷纷感叹:“许世友真和酒结下了不解之缘。”

图|许世友

后来许世友的病情愈发严重,躺在病床上的他想起一个人:邓德金。

邓德金是谁?他是人民解放军第60军178师医院院长,二十世纪六十年代,邓德金背着医疗箱,跟随许世友几乎跑遍了安徽城西湖军垦农场,他个子不高,话不多,但做事踏实,许世友很喜欢他。

缠绵病榻时,许世友总是对家人说:“小邓呢?叫小邓来,我要小邓。”他惦记的小邓,就是邓德金。

邓德金接到南京军区卫生部通知后,立刻前往军区总医院,为了给许世友司令治疗,南京军区总医院专门成立医疗小组,负责全心全意地照料他。

邓德金刚来总医院时,照顾许世友的除了他,还有一个女医生,但许世友实际上是个很传统的汉子,他不喜欢有女同志时刻在身边,许世友直接表示:“叫邓医生跟着我就可以了。”

就这样,照顾他的变成邓德金一个人。

图|许世友与家人在一起

许世友觉得自己时日无多,躺在病床上开始思考起自己的后事,他向中央提出两个要求:

第一:不要火葬;

第二,要睡楠木棺材。

要知道,毛主席曾经带头签名要求中央领导同志去世后一律火葬,许世友的要求实际上与毛主席的提议是相反的,但他一生孝顺,最大的心愿就是百年后,能长伴母亲身旁。

至于楠木棺材,木工们也早早筹备起来,楠木运到南京,被存放在南京军区营房,从烘烤到制作,每一步都极其精细,工人们一边勤奋做工,一边忧心着许世友将军的身体。

到这年9月底,许世友的情况愈发严重,医疗小组甚至下了《病危通知书》。

图|许世友

躺在病床上的许世友在想什么呢?他想喝酒了,或许是想用酒缓解身体上的疼痛,在他清醒时,他躺在病床上叫道:“小邓,给我把瓶子拿来。”

按道理,此时的他一定不能在饮酒了,但邓德金还是把茅台酒拿了过来,递到许世友手里。

邓德金是医生,为何还要这么做?原来,他拿给许世友的其实是一个空酒瓶,是为了帮许世友解酒瘾,也让他好受一些。

病床上的许世友拿着空的茅台酒瓶,缓缓扭转打开瓶盖,小心翼翼地将瓶口凑到鼻子底下,贪婪地吮吸着酒香,久久不肯放手,在生病的最后时刻,他就是用这样的方式“喝酒”。

图|许世友与邓小平

1985年10月22日,许世友将军在病痛中走到生命尽头,与世长辞。

他逝世后,得以满足心愿,以楠木棺材送葬,他要求土葬的报告送到北京,领袖邓小平体恤他的难处,特批:“照此办理,下不为例。”许世友遂得以如愿,魂归故乡,长伴母亲身旁。

在许世友将军的遗体告别仪式上,无数的人前来送别他最后一程,人们皆泪流满面,惜别这位一生豪爽、偏爱饮酒的“酒神将军”,而在他随葬的几件宝物中,第一件就是一瓶茅台酒,一只白玻璃小酒杯。

想来,这也是许世友所愿得见的吧......

友情链接

SEO域名抢注宝宝起名网妈妈知道币圈日语自学网今日青岛番荔枝资讯网太阳镜品牌网微商货源批发官网瑞幸咖啡会员日遵义新闻门户网卢森堡旅游网博物馆资讯网家电维修论坛北京交友相亲网桂林旅游网赵今麦影迷网今日大庆宠物兔品种网
龙岩沉缸酒资讯网-海南沉香酒报价表,九木沉香酒、茅台国树沉香酒、茅台沉香酒、贵州茅台一品沉香酒、上海九木沉香白酒、龙岩沉缸酒博物馆、福建龙岩沉缸酒价格表、奇楠沉香酒、奇楠沉香酒流香婆、沉香酒报价表大全资讯网。
龙岩沉缸酒资讯网 laotuo.cn ©2022-2028版权所有